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漫長的冬天隨著一場溫情脈脈的大雪離我們遠去,春天邁著蹣跚的腳步走進書頁和心房。可我只想著在這個冰冷的春天逃離,離開暖陽,離開夕照,離開枝頭絢麗的花朵。 可我真的不知道何處是心靈的歸宿?在夢中我不止一次地呼喚春天,呼喚柔和的春風,呼喚細密的春雨,呼喚永遠都不可能存在的油紙傘。我想不起是怎麼在凜冽的寒風中迷失的自我,記不清下雪的早晨,記不清泥濘的路途,只記得一次次跌倒在泥水中,爬不起來了,那顆千瘡百孔的心。 春天多好,沐浴在柔柔的陽光下,穿行於綠草茵茵的大地中。騎著單車,徜徉於河畔,看綠柳,看紅花,看春草萌動,看大地變綠。可這些,已然不屬於我。我是冬日的暗影,是冰川中的企鵝,是寒風中的枯枝。我渴望春天,可春天屬於大地,屬於樹林,屬於房屋,屬於書頁。 只想逃離。在綺麗的夢中,想牽著柔順的小山羊,沿著水渠,啃著綠油油的青草,流著快樂的淚花,和著牧笛,唱一曲童年的歌謠;在吃飯的早晨,捧著一碗媽媽做好的陽春麵,和著舒爽的秋天,看紅葉艷艷;在上學的路上,背著沉甸甸的希望和夢幻,沒有憂傷,沒有焦慮,沒有苦痛,只有書中曲曲折折的故事,只有暖暖的毫無來由的微笑。 人生來是不是注定要痛苦?沿著思想的印痕,在冬雨中慢慢走向黑夜。我喜歡黑夜,濃重的暗夜,絮暖的被窩,一個人蜷縮在床的暗角,毫無思想地做夢,夢著崔嵬的群山,波瀾的大海,漾蕩的柔波,飄浮的雲朵,可這些都不屬於我。我只屬於暗夜中的烏鵲,魂靈中只有睜著怪眼的貓頭鷹發出淒厲的苦笑。 逃離,在一個春暖花開的早晨。沿著朝陽飛昇的方向,一個人,捧著本寫滿春天的書冊。忽然迷上了喝藥,雙黃連,用吸管一口口地,品味,懂嗎?是品味,細細的,讓苦的滋味一點一點地漫過舌尖,漫過咽喉,漫過心田,漫過靈魂,浸透所有的毛細血管,迷散開去。在這悲與苦的聲浪中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悅和幸福。 可我實在是喜歡春天的,雖然她不屬於我這個人。春天裡沒有數字,沒有車水馬龍,沒有枯燥和煩悶,只有艷麗的花草。我只屬於飄雨的黑夜,只屬於淒冷的冬日。喜歡一個人走路,在漆黑的夜晚,沿著千年的墳場,看磷火星星點點,數著一座座古墓,撫摸著鐫刻著古文字的碑碣,一個人,苦苦地笑。 春天真好,陽光從遠處絲絲縷縷地照進玻璃窗,靜靜地瀉在書桌上和報紙中。沒有春風,樹枝一動不動,馬路上全是忙碌的車輛,來來回回,一刻不停。遠處高樓上一個人都沒有,孤獨的水塔筆直地站立。靜寂咀嚼著我的心,天地間沒有聲音,只有靈魂破裂的聲響,一點點,一點點,一點點…… 逃離,離開這個不屬於我的春天和幻夢。沿著孤寂的地平線,沿著歲月的紋脈,毫無聲息地,一個人,在黑夜,走吧。我只屬於洶湧的大海,只屬於淒冷的高山。你說,融入大海是什麼感覺?你說墜落崖腳是不是幸福?春天真好。 冬天過去了,漫長的,但春天卻比冬天走得還快。冬天,我看到了他的背影;春天,什麼也沒有。記得自己特喜歡在雪地裡彎彎曲曲地踩腳印,看著那一行清晰的腳印,心裡升起一線希望,希望什麼呢?不知道。可希望就如洗衣時的肥皂泡,五彩繽紛,美艷淒迷,煞是好看,轉眼間,煙消雲散,了無蹤跡。春天,也是如此。我在冬天盼望春天,在春天盼望夏天,在夏天呢?這樣的時日何時是個盡頭! 春天的雨水甜甜的,不像淚水,苦苦的,澀澀的。每天浸泡在淚水中好呢,還是沐浴在春雨中好呢?忽然喜歡上睡覺,沉沉的,在闃寂無人的夜晚,永遠不要醒來。可以做夢嗎?不,永遠,我都不再做夢。只睡,睡到沒知沒覺。夢囈?沒有,什麼都沒有,不會再有。在漆黑中,觸摸著靈魂的傷痕,點點滴滴地聽雨打梧桐的聲響。 真想在春天裡微笑,可我屬於冬天。在桃花盛開的春天,一個人走在岸堤上,撿拾希望和夢想。喧囂遠離,苦痛遠離,希望遠離,夢想遠離,腳踩著春風,遠行。苦行僧?去何處掛褡? 剛剛升起朝陽,可這艷麗的陽光不屬於我。我盼望明天,明天是什麼?不知道,心靈會不會寧靜?不知道。真想找一棵大樹,枝葉婆娑的菩提樹,雙手合十,跪拜其下,誦經,念佛,讓靈魂得到安寧。 逃離,騎著心儀的七色鹿,迎著千千萬萬張笑臉,穿行於花紅柳綠中。我願做一隻快樂的喜鵲,在這個春天,為所有人報喜。明天,明天,我盼望著,和著春歌,流著甜甜的淚水,不為別的,只為一顆千瘡百孔的心。